• 山西吕梁市岚县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成林被查 2019-06-26
  • 2015年河北省公益广告作品展 2019-06-26
  • 越南女神级小学老师 穿奥黛上课美翻了 2019-06-20
  • 亳州女婴喝贝因美奶粉尿液不正常 厂家:有问题再负责 2019-06-01
  • 【十九大·理论新视野】为什么一直致力于“保障和改善民生”? 2019-06-01
  • 如何制订企业发展计划 2019-05-30
  • 五大发展理念引领“十三五” 2019-05-26
  • 还有十八掌、自然想钱系列马甲…… 2019-05-26
  • 原脉——大地肌体上的血脉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7
  • 麻建军:认真做好每件事 2019-05-17
  • 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05
  • 回复@大雨582:建议你学学需求层次理论…… 2019-05-05
  • 致敬经典 盘点虽停产却难以忘怀的车型 2019-05-02
  • 杨光斌“回到中国”的社会科学及政治学的学科性贡献 2019-05-02
  • 高中语文中的230个错别字,你能对几个? 2019-04-29
    • 我和我的祖国征文大赛
    • 
          一、时间
          征文启事发布之日起至2019年8月30日。
          二、征集体裁及投稿办法
          中短篇小说、中短篇报告文学、散文(5000字以内)和诗歌。
          征文分成人组和学生组(不含大学生,大学生投稿为成人组)。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三、注意事项
          1. 来稿作品需拥护党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传播社会正能量,突出思想性和艺术性。
          2. 来稿作品必须为原创作品,且此前未在国家正式出版物发表,符合体裁要求。
          3. 投稿者应对作品拥有完整的著作权,并保证其所投送的作品不侵犯第三人的包括著作权、名誉权、隐私权等在内的合法权益。
          4. 来稿版权归活动主办方所有,活动主办方有权对征集作品公开发表、结集出版、播出推送、展览展示等。
          5. 本征稿启事解释权属于主办单位。凡投稿者,即视为已同意本征稿启事所有规定。
          四、组织推荐及奖励
          本次征文征集活动成立组委会,负责统筹协调活动开展。所征集作品由组委会办公室邀请相关专家学者组成评委会进行评审,进行奖励。征集作品将择优在金张掖在线网、西部文学社等媒体刊发,优秀作品将结集出版。
          散文、小说、报告文学、诗词分别设一、二、三等奖和优秀奖。
          1.获奖者颁发证书。
          2.一等奖各一名,奖励价值1000元的奖金及产品。
          3.二等奖各三名,奖励价值800元的奖金及产品。
          4.三等奖各五名,奖励价值500元的奖金及产品。
          5、优秀奖各20名,奖励价值300元的产品。

                                            金张掖在线征文办公室
                                                 2019年1月1日
    • 专题关注度:928424人次
    赞助商
    分贴互动
    2019/6/11 21:35:48小编对帖子 文学大赛(350):喜信(小说)的回复
    刘学民一改昔日的斯文,放下荆篮,伸手抓起方锨装起来。荆篮装满后,微笑着让永生过秤。
        永生将两个荆篮过了秤,带皮一百斤,除去十斤皮,还有九十斤煤,四角五分钱。
        “太多了,太多了!”刘学民忙抓住荆篮往外倒煤。两个荆篮都倒出一些。
        永生又过了秤,带皮八十斤,除去十斤皮,还有七十斤煤,三角五分钱。
        “还多,还多!”刘学民又抓住荆篮。
        永生忙上前拦住,心想面前的刘老师不是挑不动,八成是钱不够。
        “刘老师,你是不是钱不够?”
        “我,我只有两毛五分钱?!绷跹褡圆研位嗟亓量沂终?。
        “挑走吧。我也不是卖煤的?!?br />    刘学民忙把钱交给永生,挑起煤急急地走了。走到东岭半腰麻沙坡上,他勾回头回望了井口一眼。脸黑脸白,抓烂都流血??!
        第二天中午,村里永生叫坷朗婶的刘葡萄,笑眯眯地来到他家,一见田芹就朗声叫道:“大炮嫂!我想吃你包的饺子呢?!碧锴鬯淙幻荒钜惶焓?,斗大的字不识一升,但人类固有的精明使她还是能听出刘葡萄的话里肯定有好事了。
        “想吃就给你包嘛。这还不是州里不打是现(县)哩?!?br />    刘葡萄是刘学民的亲妹妹,她来给永生提亲。她所提的闺女是她表妹,她小舅的大女儿。世上事就这样,婚姻该成,天赶地催!



        快春节时,永健从首戗镇公社中学回来了,学校放假了。永健个头不低,只是有点单薄。也是的,念了十来年的书,没出过力么。永生到三个生产队联办的小煤矿下苦去了??荡笈谛睦锶缘胱盼髌旅焕甑氖?,便摽上架子车,让永健拉。仅仅拉了三趟,架子车翻了,硬邦邦的车杆将永健的小腿打骨折了。
        康大炮蹲在次儿的面前,老习惯地“啧啧”着。他一方面后悔自己不该去拉那点石头,让身体单薄的次儿去拉那点石头,另一方面就是愁钱的事。永生虽然在古灯铝矿挣了点钱,交交生产队的副业款,以及家里缺粮少油,头疼脑热的花费,所剩无几。永健腿骨折了,你想三五十元能下来场。
    田芹闻讯跑来了。她冷冷地瞪丈夫一眼,老习惯地嘟噜起来:“急着去拉那点石头,急着去拉那点石头!石头压塌你地皮了!现在正急呢,你又弄了个老天爷……”
        后悔无益,埋怨更无用,孩子一辈子事,砸锅卖铁也得给他治伤??荡笈诒夹∶嚎蠼蠖谢乩?,摽上架子车,将次儿拉到首戗镇公社卫生院,并把能说会道地三兄弟也叫上。
        卫生院有一位姓康的大夫,和康大炮是本家,论辈分康大炮还得管人家叫叔呢。此君曾在朝鲜战场当过护士,查看了永健的伤后,不以为然地说:“小毛病?!笨荡笈谖盘睦锷跏鞘嬲?,忙问一家子:“叔,得花多少钱?”康大夫说:“十元钱就够了?!笨荡笈谇Ф魍蛐???荡蠓蚪欣戳矫昵岬哪谢な?,将永健的腿拉直,用几块竹片靠住,纱布条勒紧就妥啦。就这么简单。谁知一个月后,田芹让永健下床走走,永健一用劲,扑通一声栽倒于地。没接上。田芹又嘟噜起来,说小长虫会下雨,还要那龙王干啥!康大炮只好到三兄弟家借了一百元,将次儿送到洛阳白马市正骨医院。
        十几天后,永健出院了,康大炮带着他坐火车到县城一个叫“南岗”的小站下车了。他将永健背到一处向阳的地堰下,让次儿坐着别动,回家叫上永生,拉着架子车奔到“南岗”。一路顺风,走出首戗镇,登上“四号桥”后面的陡坡,康大炮冲大儿说:“歇歇再走?!庇郎νW???荡笈诔蠖成峡纯?,又朝次儿脸上看看,突然蹲下身子,皱巴着老脸吭吭吭地大哭起来。
        永生和永健眼里忽地涌满了热泪,心里更是酸楚楚地难受,他俩都清楚父亲太作难了。
        康大炮伤了会心,抬起头用粗糙的右手擦擦眼泪,唏嘘两声喃喃自语道:
        “都怨我,都怨我了??!咱现在嘴都顾不住,盖什么房呀!我,我真是没脑子??!……”



        梦,迷离恍惚的梦呦!在梦中,你可以登上九天揽月,也可以下到五洋捉鳖,还可以在清风舒爽、花香馥郁的岭坡、山洼里,与心中的人儿亲吻拥抱。然而人世间有些事,做梦都想不到,却实沓沓地摆到你面前。
        过罢春节没几天,在千里外煤城工作的康西明来了封信??滴髅鹘瞿盍硕晔?,字写得歪三扭四,然而正是这封平常的家书,却给千般愁苦、万般伤楚的康大炮带来了希望。信是康大炮本本家在大队小学任民办教师的康本芳捎回来的。那日午后,康大炮在大门一侧的猪圈里垫圈——也就是从村头土堰下挑些红土,撒到潮湿的猪圈里??荡笈诮庸当痉际掷锏男?,大致看了一遍,心里一翻,鼻子一酸,双目里忽地涌满热泪。
        康西明信中的意思是,国家有个新政策,内部的,还未公示,解决六三年下放那一批煤矿工;若有职业病,可按复工退休处理。
        “想不到,真想不到??!”康大炮情不自禁地喃喃道,“我们回来十多年了,国家还记挂着我们,记挂着我们给它出了力。我,我们的国家好??!”康大炮又唏嘘连声,热泪潸然。
        康西明信中还说,让哥哥到洛阳市人民医院拍张片子,若有职业病,可拿着片子上来,若没职业病,就不要上来了,上来一趟是要花钱的??滴髅髦栏绺绲娜兆臃浅<枘?。
        康大炮回屋将这个喜讯告知荆妻田芹后,便急急地奔到刘葡萄家,让人家陪自己去洛阳走一趟。刘葡萄的表嫂在洛阳市人民医院当护士长,也就是永生他未婚妻大伯的儿媳妇。她大伯三八年参加八路军,是位老革命。
        康大炮带着刘葡萄奔到洛阳市,到人民医院找着那位护士长,没费多大事便拍了张片子。一名老大夫很仔细地查看了片子,肯定地说:“不但有职业病,还是煤矽肺呢?!笨荡笈诘蹦暝谑矫嚎缶蚪庸ぷ?,所谓的煤矽肺,完全是风钻干打眼造成的。
        康大炮带着片子回到石山煤矿??滴髅鞯牧诰永钣袢?,在石山煤矿劳资科主管劳资调配,是位热心肠人。他让康大炮到矿医院又拍了张片子,两张一对照,鉴定为煤矽肺二期?;沟镁蟮澄芯烤龆???荡笈谝蚴歉每蟮谋瓯?,先进生产者,他当年的工友不少的已成中干,没几天便把他复工退休的事给办妥了。
        那日,他坐在工会姓韩的工友的皮转椅上。姓韩的工友热情地给他沏好茶,敬上烟,便到财务科给他领工资。按规定只能领取一个月工资。姓韩的工友因有面子,冲财务科长道:“周财神,康哥在老家欠了一沟子外帐,一个月工资能顶个啥用。给他开半年工资,让他回去把账还一还?!敝芸瞥ひ恍λ担骸昂飨旅盍?,兄弟敢不执行。反正就是这俩钱,早开迟不开。
        人逢喜事精神爽,康大炮带着兄弟给买的新衣服,戴着黑绒绒的兔皮帽,兴冲冲回去了。见到荆妻田芹,脱口吐出两句心里话:
        “我这辈子受不了罪了。我这辈子再也少不了罪了?!彼底糯佣道锾统銮?,因太激动,以致将一沓一元一张的百元钞票抖掉到地上。
        永生在小地炉上坐着取暖,忙跳下来,弯腰捡起那沓钞票。他心里说:父亲是受罪受怕了。

    作者简介:贾石头,曾用名贾雁鸿,河南新安人。生于五二年冬。种过地,挖过煤。半路出家,业余爱好,铜川矿务局退休职工。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省残疾人作协会员。
    通讯地址:铜川市王益区王家河斜井教堂
    2019/6/11 21:35:19小编对帖子 文学大赛(350):喜信(小说)的回复
      六三年春日,在陕西煤城干了十年矿工的康大炮下放了,带着荆妻田芹和三个儿子回归故里?;卮搴蟮牡谖逄?,永生便随着大他八个月的小叔到村下三个生产队合办的小学继续读书。说是小学,实则只有一间大瓦房,课桌是用宽木板、青砖支架起的。一至四年级的小学生全挤在一起。只有一位老师,姓王,他们村的。王老师是位老牌中学生。永生刚才叫的“刘老师”,叫刘学民,东岭那边刘沟村人。他与王老师是同学,曾到部队干了几年,复员后一时心血来潮,成立了一个组织“新.民.党”,自封为.主.席,成员遍布四省八县七十二个村镇。他们计划先抢出信阳兵工厂的枪.支.弹.药,然后把队伍拉到荆芝山打游击。野心倒是不小,惜乎不识时务。国民党数百万正规军都阻挡不住历史前进的车轮,几个跳梁小丑胡蹦跶,蚍蜉撼树谈何易,没多久一个一个全落网了。刘学民在监狱里吃了几年不掏钱的饭菜,,六九年因共产党的宽大政策,戴罪释放了。
    2019/6/11 21:33:50小编对帖子 文学大赛(350):喜信(小说)的回复
       “永生!”又传来一声。是村里他本家石坤老汉喊他呢,“你娃子过来一下。爷有点小事?!?br />    野坳里有孔八丈来深的煤井,井下的煤层只有二尺来厚,当地人称其为“香炭”,一天能出五吨来货。麦收季节,劳力们都回去抢种抢收去了,但因井口有一堆剩炭,火烧队长便指派石坤老汉照护住,以防有外村人来买煤。石坤老汉见永生跑到前面,慈祥地一笑,说:“乖,你给爷照看一会儿,让爷回家喝点汤。天太热了?!庇郎τι爸小?。石坤老汉走出几步又勾回头交待:“记??!一百斤收他五毛钱?!庇郎钟ι爸馈?。
        时间不长,东岭半腰麻沙坡上摇晃着走来一位中年人。来人光头,衣衫破旧,挑一担荆篮。来人走到井口旁,瞥永生一眼,不冷不热地问:“你是卖煤的?”永生诚实地说:“我不是,是村里坤爷在这卖哩。他回去喝点汤,叫我替他照看一会儿?!崩慈恕芭丁绷艘簧?,又问:“你爹叫啥?”永生迟疑了一下,说出父亲的乳名?!按笈诟??!崩慈艘幌?,似乎想起了什么,眨眨眼又问:“你叫永生,是不是?”永生心头一惊,脱口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来人一笑:“可曾记得六三年春日,我还教过你两天课呢。我替你们的王老师代过几天课?!薄澳闶橇趵鲜??!币凰布?,永生想起来了。
    2019/6/11 21:33:16小编对帖子 文学大赛(350):喜信(小说)的回复


        康大炮盖房的心没死,儿子从古灯铝矿回来后,他便又提起此事。
        “爹,”永生说,“盖房其实也没啥可愁的,只要把石头破够,拉回来,就可以动工挖地基了。我在铝矿学会了破石头。只要有大锤、手锤、钢錾,破石头不是多难的事。咱这是白沙石,还没铝石坚硬呢?!?br />    康大炮顿觉有了力量。他奔到康台子(铁匠)家,让他给自己打了几个钢楔,拈了几根钢錾;又奔到康斗子家,借出大锤和手锤;又跑到康平安家,借了根粗壮的撬杠,便带着儿子奔到西坡开始破石头。白沙石好破,一个多月便破了好大一堆。接下来摽上架子车往家里拉。都是加班抽空干的,因为他俩还得随众社员出工呢。生产队一收工,他俩便拉起架子车飞快地干起来;最多拉三趟,火烧队长便来村中那棵年轻的柿子树下敲钟。说是敲钟,其实是敲轨道,柿子树的横枝上吊挂着半截轨道。他俩忙放下架子车回家吃饭;快速吃毕,丢下饭碗随众社员出工。一天真当一天用了。永生年轻,不觉得怎样??荡笈诟梢惶?,累得烟也不想吸,和衣躺床上便呼呼地沉睡了,真如一头耕乏的牛。
    这日,永生吃毕饭,田芹让他去村下山泉挑水。永生是个乖孩子,忙抓起扁担,勾起水桶匆匆地走了。谁知他刚走到村下那条壕沟里,蓦地听见左前方的野坳里传来喊他的声音,他便放下水桶,往喊他的方向望去。
    2019/6/11 21:32:04小编对帖子 文学大赛(350):喜信(小说)的回复
        转眼到了九号,康大炮早早地奔到古灯村西沟大队的副业队。领出儿子的工资一百七十四元,康大炮心里甚是忧伤,因为前不久经他手将儿子的血汗钱打了数十元水漂。他觉得实在是愧对了儿子。本来他可以回去的,但他没走,直等到儿子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工地回来。转眼到了九号,康大炮早早地奔到古灯村西沟大队的副业队。领出儿子的工资一百七十四元,康大炮心里甚是忧伤,因为前不久经他手将儿子的血汗钱打了数十元水漂。他觉得实在是愧对了儿子。本来他可以回去的,但他没走,直等到儿子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工地回来。
        永生见到父亲,慌忙奔伙房买出饭菜??荡笈诔员?,从兜里掏出一张十元票,伸给儿子:
        “乖,你买烟吸吧?!?br />    永生心里一愣,忙摆着手说:“爹,我不学吸烟。你到首戗百货店,给我买一件红背心?!?br />    “买,买!”康大炮哽咽着说,“给你买两件?!?/div>
    2019/5/27 18:28:27小编对帖子 文学大赛(319):乡情的回复
    十六

        又是一年万物复苏的春天,花儿竞相开放。春风一吹,柳树垂下那柔软如丝的秀发。燕子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好像在说:春天来了,一切重新开始吧!
        路政威的手术很成功,医疗的先进加之枣花的温情陪伴,他的新病旧病痊愈,可以拄着拐杖下床了。病房里乡亲们送的礼物摆满了床头。父亲和曾经的老丈人蹲在地上,两位老人不时唉声叹气瞪着他,那声声的叹息吐出恨铁不成钢的气息。他盯着父亲那张天下最可怜可爱的脸思绪万千,脑子里的往事如同放电影一般轮番播放:自己本是有着农村淳朴厚道风气的青年人,有着远大理想的青年人,第一步走上政道就被不正之风的领导拖着下水,一直沉下去。大难临头面前悟了一些东西:过而不改,是谓过矣。
         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枣花陪着路政威大步走进了***的大门。枣花含泪说:“好好交代问题!”他点点头,“我不止交代自己的问题,我还要举报一些干部的不正之风,我记得你曾经说过的那句:给枣庄长父老乡亲长脸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好男人。枣花!”
        “你要做回好男人,我等你!”二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投毒事件给养殖户造成严重损失,经过长时间细致调查,三捣蛋毫不留情将自己的亲哥哥送进了监狱的大门。
        这段时间多亏了三捣蛋,枣花总算松了一口气,和三捣蛋坐下来谈谈工作上的事。枣花看着一厚沓《贫困户精准扶贫信息动态采集资料卡》、《贫困户精准脱贫“四项清单”》,2016年1——6月各户贫困户填申情况。真是辛苦三捣蛋了。三捣蛋满脸喜悦,工作上的事放后谈,他带着枣花到了他家的窑洞,要把自己的喜悦分享枣花,也为枣花与路政威的失而复得的爱情送上祝福:“枣花姐,路哥改头换面重新做人真是大喜事,这次你们一定要举办一次婚礼,还有我……”
        “你?”
        “三子,我们之间的相处已经让村子里的人和路政威产生很多误会……”
        “打住,打住,枣花姐,这次是你误会我了。我是爱你,但我不敢表露出来,我的爱是尊重,也是呵护!那不是我的错。好的东西谁都喜欢,好女人男人喜欢。我也是男人,有喜欢女人的权利。但我是在你离婚后才有了爱上你的打算,我曾经是堂堂正正的军人,做事光明磊落,何惧那些小人之言?”三捣蛋说着,给枣花倒了一杯水。枣花看着三捣蛋的那张红扑扑的脸,有点迷惑,也有点不自然。他的目光扫视在整个窑洞,发现整个窑洞亮堂堂的,正面墙上挂着一张一尺多大的照片。照片上有三捣蛋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中间一个小男孩。那明明是一张全家福,她傻眼了:三捣蛋在变魔术?她糊涂之余,院子里传来一阵阵说话声,一个小男孩跑了进来:“爸爸,我们回来了!”三捣蛋抱起男孩亲了一下:“儿子,叫花姑!”孩子乖巧地喊了一声:“花姑!”枣花面对活泼可爱的孩子“哎!”一声,真是感觉在梦幻中。三捣蛋妈妈带着一个漂亮女人回来了,枣花愣愣看着。三捣蛋妈妈拉着枣花说:“花女子,这是三子媳妇,前几天带着我孙子回来了。也正好碰对了运气,三子也体体面面做了村干部,婶婶还得谢谢你??!”枣花听了三捣蛋妈妈的话,起先拍了一下自己的头,方才清醒过来,又在三捣蛋身上用力拍了一下:“三子,这么大的好事你小子藏着掖着,把姐当外人了?”
        “姐是我的亲人啊,姐是我的亲姐啊,不是你看得起我,提拔我,我还是一个菜老板。想为村子里办点事也无法插手……”三捣蛋紧紧握住枣花的手,激动的眼眶湿润,枣花也笑得泪盈盈的对着他嘟嘟嘴,又把目光转移在年轻女人、孩子身上。三捣蛋明白枣花不愿意提起工作上的事,想了解他的私事。
        “姐啊,说来话长!”
        原来,在三捣蛋复原的那天晚上,和他找对象的女孩追来了。女孩含情脉脉,依依不舍,二人当天晚上做了夫妻。第二天,女孩的父亲追来,死活把女孩拽走了。三捣蛋一个人孤零零回到了乡下。后来,女孩一直想跑回山西找他,可父母截断她的一切联系工具,她只得罢手。时间一天天过去,女孩发现自己怀孕,再次有了找他的想法,偷偷跑出来上了火车。黑龙江到山西得三天三夜的车程,女孩由于怀孕的原因,晕倒在火车上。只得把她送回黑龙江父母身边。父母发现女儿怀孕,唯一的办法就是马上嫁出去。给她找了一个大龄男人嫁了出去。嫁出去没几个月生下了一个男孩,婆家当然有质疑,对孩子骂,大人打。女孩在挨打受骂中过了几年,婆家变本加厉折磨她。实在无法忍受,和父母商量跑来了山西,找孩子爸爸——李小三,三捣蛋。
        真是一段爱情佳话,传奇故事!
        领导对枣花的工作很满意,鼓励枣花大胆干,好好干。领导把习.主.席.的一段话分享给大家:没有人会为你的贫穷负责、却有人为你的富有而喝彩!所以不要活在别人的嘴巴里、做好自己!有路,就大胆的去走;有梦,就大胆的飞翔。枣花为习.主.席.这段话感动着。目光湿润,领导拍着她的肩头:“枣花同志,好样的,习.近.平.时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枣花感激地说:“谢谢领导器重。枣花一定不负众望!”枣花说完,望着沟壑,任重道远,她的目光对这片厚土包含无限深情! 
        枣花和三捣蛋商量为村子里东、西两岔那条小河修建一座小桥,方便两岔村民往来。一条小河隔开了村子,天气正常村民可以来往,出地劳动也方便。如果遇到下大雨就完全阻挡了村民来往,东、西两岔的人还得绕道而行。三捣蛋觉得资金是问题,全村人根本不富裕,说出钱就气短了。枣花愿意自己把积蓄拿出来,三捣蛋也慷慨答应。他是村支书,完全负责修桥资金。枣花高兴地握住他的手:“三子,太谢谢了!”三捣蛋笑着说:“要想让村民尊重,必须为他们办实事?!本驼庋?,说修就修,三捣蛋跑铁路局好几趟,将火车道轨废弃的铁枕买回,再用水泥石子做材料。他召集村民捡石子,拉土,自己做工程师,没几天小桥顺利竣工。小桥横跨小河两岸,每到早上,村民怀着好奇心去桥上听河水潺潺的声音,看桥面的铁枕细细的露珠散落在上面,听燕子叽叽喳喳唱歌。清晨的微光荡漾在桥上,这荒凉之地仿佛一下子变成了世外桃源。
        枣花、三捣蛋自己掏腰包为村子里架起了亲情之桥——友情之桥,让村民改变了看法。仿佛村子里细细柔柔的炊烟笼罩着他们,双双深情的明眸盯着他们。使他们看到了扶贫道路上的缕缕春风,灿烂阳光。
        枣花召集村民上蛇尾巴条、南坡、西沟的空隙荒地栽植自己培育的金丝枣树。村民一呼百应,个个积极向上,期盼来年万物苏醒的春天,枣树露出尖尖的嫩芽,迎着风,闪着光枣花灿烂开放。下一步就是跑修通村路的事。得到上面的批准,可以轰轰烈烈大干了。
        挖掘机、铲土机、压路机,村子里一个多月的轰鸣,一条通村路胜利竣工。鉴于自首坦白,并检举上级不正之风有功而被降级处理的路政威也释放出来了。枣花对路政威的悔改也原谅了他。在竣工这有意义的一天,请来了摄影师记录这双喜的日子。村支部书记李小三夫妻、枣花和路政威在村委会大院举行了婚礼。孩子们嬉闹着,跑着,追着,李小三妈妈将大把糖仙女散花似地撒落下来。孩子、女人们抢着、乐着?!敖裉焓橇蕉跃扇说男禄榇笙踩兆?,我们全村人为他们高兴!没有鲜花、没有戒指,只有我们全村一百多口老少村民的真诚祝福!”老支书激动地为他们主持婚礼。老少乡亲个个喜气洋洋,一片欢腾。乡亲们提出摄影师为枣、路两家照一张合家福。枣望夫妻中间,路步通最后面,枣花小夫妻最前面。这时候,枣望老汉起身在人群拉来了三捣蛋妈妈,挨着路步通紧紧站着。枣望在路步通肩上给了一拳:“老东西,挨着亲家母!”把他的手和三捣蛋妈妈的手牵在一起。路步通嘴角咧成了一颗开花大白菜,三捣蛋妈妈咬咬嘴唇,一个羞涩的笑浮上脸庞,紧紧搂住路步通的腰。正在这时“咔嚓”一声,一张带着滑稽亲和的合家福后来获得“和谐共处”大赛奖。在这特殊的日子里,枣花望着全村男女老少那张张质朴友善的脸,眼里满是激动的泪花,大喇叭里《父老乡亲》的歌声洋溢出整个村庄的喜悦气氛。

    作者简介:田春雨,女  山西省忻州市五寨县人。山西作协会员。网络签约作者。出版长篇小说《桃花依旧待春风》 上架网络电子书《再会阿郎》 《永不放弃》一百多万子,短篇小说、诗歌、散文二百多万字。
    地址:山西省五寨县新建南路96号
    2019/5/27 18:26:47小编对帖子 文学大赛(319):乡情的回复
     “大妹子,接着!”枣望脱下自己的上衣扔给三捣蛋妈妈。衣服上沾了星星点点血迹。三捣蛋妈妈才抱住胸脯害羞了。路步通看一眼,嘴角隐藏了一个诡秘的笑:“不该看见也看见了,那怕甚?!?br />    枣望本想说句谢谢的话,但碍于面子张不了口。他眼巴巴地望着,喘着粗气:“把掏开的洞都填平,填结实?!狈愿廊返奥杪?。
        “为甚要救我?你不是巴不得我死?”
        “呵呵,你这老东西死了谁和我较劲,死不得!”
         “呵呵,老东西!”
        两个冤家对视着。路步通一只手紧紧握住枣望的手,另一只手在背上拍了一下:“嘿嘿,老东西!你还真不能死,一辈子苦过累过,就是没享受过,好不容易才赶上习.近.平.时代享福了,死了不是可惜了?我们吃饱喝足,晒晒太阳,大槐树下扯泡较劲?!?br />    枣望听到路步通的话,眼窝湿润了。路步通看惯了枣望对自己一生仇恨的眼睛。在生死面前猛然变得温和善良,如此礼遇。心酸、懊悔、感激、悲伤,一齐涌上心头。伸出手握住枣望的一只手。
        此情此景,三捣蛋妈妈感动的热泪盈眶。
         天气阴沉沉的,病房里昏暗的灯光照在路政威的脸上,蜡黄蜡黄的。枣花请来了省城专家准备为路政威做手术,她日日夜夜守候在他的身旁,一会擦脸,一会擦脚,那细微的照顾完全是一个合法妻子所为。一会清醒的路政威,闭着眼睛,一句话也不说,鼻孔扩张,内心一股自责时刻充斥着他的良知。抵挡不住眼泪的涌动,鼻孔一再扩张压抑着。枣花以为他鼻孔发干难受,用水蘸棉签微微润一润。他推开枣花的手说话了:“枣花,让我下辈子做你的一条狗,鼻灵耳聪,远远就能嗅出你身上的香气;听到你甜甜的声音?!彼荡嘶笆闭隹劬醋旁婊?,枣花脸上一团光亮;那光亮直射他心底,仿佛一潭清水,洗刷他灵魂深处的污垢?!懊挥邢卤沧?,我只要这辈子,让你人模狗样地再做我的男人,听见没?”路政威嘴唇抖动几下,嘴角咧开,笑了。他盯着枣花,想说句话,但咧开口发出的却是“呜呜……”的哭声。
    2019/5/27 18:26:03小编对帖子 文学大赛(319):乡情的回复
        枣望的话让老伴瞪大了眼,蛇尾巴条的甜干草虽然长得很粗壮,就是没人敢去掏,哪儿埋着路不通的祖宗。老头子去那儿不是明摆着和路不通闹事?她摇了摇头:不去。正好三捣蛋妈妈来喊枣花妈妈掏甜甘草,枣花妈妈说自己不舒服,让她和枣望去掏。三捣蛋妈妈觉得一个寡妇女人和一个男人单独出行怕惹笑话。枣花妈妈笑着说都一把年纪了还怕有说法?三捣蛋妈妈看着人家还这么大气度,自己就甭计较了。
         当枣望带着三捣蛋妈妈走进蛇尾巴条,荒坟一片死寂。坟地那颗枯树上乌鸦搭了窝,窝口站着几只乌鸦跳来跳去“呜哇,呜哇……”那让人胆战心惊的叫声好像对突然闯入禁地的“异类”发出的挑战??莼频囊安荼还蔚没┗┫?,突然一只猫大的动物从三捣蛋妈妈脚下窜过,吓的她大叫一声扔了手里的锹?!霸娓?,我们还是回去哇?!痹嫱衿鹎碌莞返奥杪?,说怕甚,那是黄鼠狼,就是半夜三更回村叼鸡的,又不吃人。其实,枣望嘴里这样说,要是让他一个来这儿,他一定不敢。三捣蛋妈妈说什么都要换地儿,说给人家路家的坟地掏开洞,下雨让水灌了不是让人家找麻烦?枣望说那地儿不一定是谁家的,有他顶着甚也不怕。再说,现在是你儿子和我闺女村子里掌权,他路不通算甚?
         本来是荒坟,甜甘草也长得焉巴巴的,无喜人之气。枣望老汉故意到地畔掏,三捣蛋妈妈说地畔危险,怕不小心溜下去。他说从小爬崖跳沟长大的,没事。二人不一会就掏开很大的洞,甜甘草就像莜麦秸秆那么粗。已经有二尺多深了,枣望老汉说掏深了才有粗根,再掏,一会撅起屁股双手拔……
         路步通思量着走大路还是走小路?走大路要经过“裤衩头”(正梁)坡上,那么路程比较好走,就是有点绕路。好在自己步行可以走岔口那条小路。走小路要经过蛇尾巴条,顺便看看坟地那儿的甜甘草有人掏没。那是禁地,可不能让人随便挖坑。走着走着,快到蛇尾巴条附近的斜坡上,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喘着粗气喊救命的声音,“救——命!”时断时续。他停下脚步怔住耳朵听:“救——命!”他听清楚了,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他对着声音奔过去,啊呀!不看不要紧,这一看他的心慌了。他的腿也有点哆嗦了。他看见三捣蛋妈妈手里拿着铁锹在地畔呼喊。枣望掉在半崖双手拼命地揪住一株沙棘树。双脚乱蹬,崖上的土块不时掉下去打在他脑门上。那珠沙棘树由于拽力的牵引,露出一段锹把粗的根部。如果不及时救人恐怕要掉下万丈深渊了。三捣蛋妈妈看到路步通,用尽力气呼喊:“路哥啊,救救枣哥,救……你们是亲家啊……”
          路步通明白枣望故意来挑衅他的底线??伤瞬涣讼肽敲炊?,救人要紧。自己身上就一个破包子,怎么救?急的转圈。忽然想到了好办法,把他的裤子、上衣脱下来,里面就剩下裤衩。三捣蛋妈妈楞住了:“路哥,干甚?”他顾不了多说其他,“脱衣服!”三捣蛋妈妈懵了,他命令式的口气:“脱,再不脱枣望就死定了!”他说话的当儿已经把自己的裤子撕成了条,三捣蛋妈妈完全明白了。
        一男一女的衣服拧成了一条救命索:“一二、一二……”二人喊着号子把枣望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2019/5/27 18:25:03小编对帖子 文学大赛(319):乡情的回复
        “这是甚话?我不喜欢听,你要好起来,路政威!”枣花几乎是哭着喊出来。
         路正威带着咽哽抽动双肩:“枣花,我这辈子玩完了,最后悔走上政道,把我,把我父亲的心血喂了狗……”路政威完全控制不住哭起来,他拉着枣花的手不放。医生过来阻止家属探见,让枣花和三捣蛋出去,以免病人情绪失控昏厥。
        枣花和三捣蛋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枣花的情绪也很波动。一会指责自己是不是离婚才导致路政威出车祸?三捣蛋明白她对路政威的爱不减当年,劝说她不要着急??醋怕呈抢?,楚楚怜人的枣花惹得三捣蛋也跟着他摸眼窝。
        “枣花姐,路哥这几年没干成惊天动地的事,反而有些沾花惹草的习性。他的骨子里老是向往纸醉金迷的生活,丢失了当下农民出身的淳朴本质。我从他眼睛里看到他有一股从来没有的渴望与懊悔,渴望你能原谅他?!?br />    “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重要的是让他好起来。我不为他活着能和我复合,也得为他父亲活着。他的父亲很可怜!”
         三捣蛋和枣花商量为路政威转院治疗。通过主治医师的建议,不宜转院,因为患者脑袋积水,沿途颠簸更加危险!枣花决定请专家下来。
         乡村的傍晚,当晚霞归隐于大山背后,枣庄两岔的天地间就变成了银灰色。乳白的炊烟和灰色的暮霭缭绕在窑顶沟畔,象是给整个村庄罩了—层薄薄的轻纱,使它们变得若隐若现,飘飘荡荡,很有几分诡异的气氛。小蠓虫开始成团地有气无力地飞旋。布谷鸟在河边的树上,扯开哑了的嗓子呜叫着:布谷喂……
    很长一段时间,路步通没接儿子一个电话。每当黄昏,布谷鸟的叫声让他心神不宁,仿佛哀唤儿子的名字:路政威……老是想给儿子打电话。他躺在屋子里 ,手里握着老年手机,一遍又一遍拨打也没反应,布谷鸟还在召唤,那声音特别凄凉,路老汉整夜无眠。第二天窗口紫青才迷迷糊糊打了一个盹。起来感觉头重脚轻,一点都没胃口。找出一段去年掏回的甜甘草泡水喝了一杯,准备进城找儿子。今天是礼拜天,说进城就进城,他没有赶毛驴车,打点行李正要出门,毛驴“咯咕……”大叫起来。他自言自语:老伙计,谁都不顺眼我了,就你惦记着。他给毛驴上了草料,回头看看院子,才背起一个包子出门了。
         清晨,太阳在鸡鸣的催促声下,慵懒的伸伸胳膊,微笑着射出第一缕光辉,那道金灿灿的线,暖暖的照进窑洞的窗口,把整个窑洞映成金色。
        “枣她娘,枣花和三捣蛋走了好几天还不回来?”枣望问老伴。老两口正吃早饭。
        “你不是让闺女回城住,怎又想了?”
        “闺女不在我吃饭也不香?!痹嫱抢虐胪朊追?,米粒撒了一桌子。
        “嘴疼了,上火了?漏了一桌子,你吃饭把鸡崽子抓几只正好不应拌食,你饱不饱,鸡饱了?!崩掀湃⌒λ?。
        “枣她娘,我这几天真上火了,应该去蛇尾巴条掏甜甘草,那是好东西,清毒泻火。你和我去?”
    2019/5/27 18:23:43小编对帖子 文学大赛(319):乡情的回复
     十五
      
        路政威早感觉自己下体不适,拖着没去看医生,直到小便刺痛,流脓发臭才着急到了医院检查。结果让他大吃一惊,不止患有不育症,还有杨梅疮!
         好在杨梅疮要不了他的命, 节制性生活,保守治疗。很长一段时间他躺在床上思考自己的婚姻:小三花费了他大量积蓄,到头来还是跑了。那些积蓄连父亲也舍不得花,留着将来养儿子。儿子!在哪里?自己患病不育怪怨在枣花身上,后悔得死的心都有。到了这种倒霉地步,他才明白一个道理:世界上凡是用钱能计算的东西都是廉价的;只有真情无价!
         枣庄——枣花,仿佛不可分割的一体;花的开放离不开根的滋养,枣花和枣庄的父老乡亲有着深厚的感情。她爱枣庄的一山一水,爱枣庄的深沟野壑,这片爱的天空上只有明净的湛蓝色的梦,没有丝毫令人窒息的阴霾。小时候没记得吃过母亲的奶水,就记得父亲带着她东家婶子讨口,西家大娘要点。枣庄养育了她,她有责任把自己的能量贡献在这片黄土地上。
        一天,枣花正在办理一位贫困户的低保手续,忽然接到县医院打来的电话。让她去一趟,一个病人要求见她一面。她纳闷了,谁!他猜不透。

        三捣蛋的摩托车载着枣花奔向县医院。二人一路一句话都赶不上说。心里都紧绷绷的。到了县医院,看到想见枣花的人竞是躺在病床上满身缠着绷带的路政威,二人都懵了。
         原来路政威准备开车去北京彻底检查一下自己的性病,到了外环和一辆迎面开来的卡车“亲了个嘴”。他受了重伤。医院要下病危通知书,一息意识尚存的路政威不让,担心年事已高的父亲受不了,先通知了枣花。一日夫妻百日恩,这话不假。枣花看到路政威周身插满维持生命的管子,她的眼泪止不住流下来。她靠近床前,摸着他裹着的头颅:“你这是怎么了,冤家?”路政威挑起眼皮看着枣花,外露的鼻孔扩张,眼窝浸满泪水,眼珠眨动一下,泪水立刻流下来:“枣花,对不起,我诚心——道歉!”
        “现在说这些干甚,好好养病,你怎么那么不小心?你一大早开车干么去?上班还走外环?”枣花此时此刻对路政威的爱暴露无遗,完全是一个合法妻子说的话。这些话羞愧的路政威调转了头,眼泪一个劲流。
        “枣花,你可以骂我,可以不来看我,你这么做比杀了我也难受。枣花,我,我觉得我活在世上是多余的。为夫不忠,为子不孝……”
         枣花伸出手按住了他的嘴:“人生路很长,以后懂得珍惜就好,甚也不要说了,好好养病?!?br />    “以后,我还有以后?没有了。枣花,我,我有预感,我,我活不了的……”
    网友留言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最多输入300个汉字,你当前输入的字数为:
  • 山西吕梁市岚县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成林被查 2019-06-26
  • 2015年河北省公益广告作品展 2019-06-26
  • 越南女神级小学老师 穿奥黛上课美翻了 2019-06-20
  • 亳州女婴喝贝因美奶粉尿液不正常 厂家:有问题再负责 2019-06-01
  • 【十九大·理论新视野】为什么一直致力于“保障和改善民生”? 2019-06-01
  • 如何制订企业发展计划 2019-05-30
  • 五大发展理念引领“十三五” 2019-05-26
  • 还有十八掌、自然想钱系列马甲…… 2019-05-26
  • 原脉——大地肌体上的血脉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7
  • 麻建军:认真做好每件事 2019-05-17
  • 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5-05
  • 回复@大雨582:建议你学学需求层次理论…… 2019-05-05
  • 致敬经典 盘点虽停产却难以忘怀的车型 2019-05-02
  • 杨光斌“回到中国”的社会科学及政治学的学科性贡献 2019-05-02
  • 高中语文中的230个错别字,你能对几个? 2019-04-29
  • 一定牛北京十一选五助手 七星彩走势图带连线坐标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玩法介绍 内蒙古快三推荐号码推荐号码 江西时时彩能赚钱 北京十一选五时间 开乐彩开奖 秒速飞艇官网 围棋 海南4十1对奖 福彩3d出号走势图助手下载 福建时时彩奖金 学习诈金花技巧 中国英超足球宝贝全稞 网上21点游戏